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豪宅中的乱伦

时间:2017-12-07
这是南部一个依山傍水纯朴的乡村,翠绿的青山下,一湾流水横过山前。就在溪边的平地,有一个老社区,社区街道是条林荫大道,两旁尽是高耸的树木,而在林荫道的尽头,是一栋豪门巨院,那是一个古色古香的豪华建筑,一看便知主人必定是个地方巨富。
仲夏的夜晚没有一丝凉风,炎热的天气真教人闷热得睡不着觉,寂静的黑夜传来几声狗吠﹍﹍
「爸爸﹍﹍不行啊!」
这时候从一间房子里面传出了女人的喘息声,仔细一听,那是从豪宅右边的书房里面传出来的,而在书房隔壁大厅门边,则有一对男女,正透过小小的门缝往里面瞧。
只见书房中一男一女,男的约有五十几岁,长着一副绅士模样。女的看上去似乎年轻许多,大约三十多岁,不但面貌姣好,还拥有一副魔鬼般的好身材,身上那袭浅蓝色半透明睡衣,更使她显得性感万分。这两人坐在沙发上,男的从后方抱着女的,不断上下的抚摸女的躯体,同时亲吻其粉颈,而女的娇羞满面,媚眼如丝,小嘴吹气如兰。
「啊!爸爸﹍﹍人家现在是要和您讨论﹍﹍后天您的寿宴事宜﹍﹍啊﹍﹍爸爸,您这样﹍﹍弄得人家好痒﹍﹍」
男的一听,立刻将双手动作一变,一手搂住女的细腰,一手伸入露胸的衣领内,握住肥大的乳房摸揉起来,嘴里说道:「宝贝!是要爸爸来替我的乖媳妇止痒了吧?」
女的被吻得全身趐软万分,双乳抖动,于是附在男的耳根上娇声细语的道:「啊!爸爸﹍﹍别摸了!痒死了,人家受不了了﹍﹍」
男的硬是充耳不闻,一手继续搓弄她的乳房,另一只手毫不客气地翻开了裙摆,伸入三角裤内,摸着了饱满的阴户,浓密的草原,细细柔柔的,顺手再往下摸,阴户口已湿淋淋的,再捏揉阴核一阵,淫水顺流而出。
女的被挑逗得媚眼如丝,艳唇抖动,周身火热趐痒,娇喘道:「亲爸爸!别再挑逗我了,媳妇的骚痒死了﹍﹍我要亲爸爸﹍﹍的大﹍﹍大鸡巴干我﹍﹍」
毫无疑问,屋内这对男女的行为,显然是翁媳乱伦!
没错,这对男女的身份正是公公和儿媳妇,男的,就是这栋豪宅的主人李德春;女的,是他的儿媳妇庄淑真。而在门外偷窥的那对男女,是李德春的老婆江秋兰和她们的儿子仁昌。
秋兰颇具姿色,气质又好,虽已年过五十,但身体丰满匀称,由于长期锻炼瑜珈,平时又养颜有术,有着美艳动人的容貌、雪白滑嫩的肌肤、丰满成熟的胴体,以及徐娘半老的风韵,真是妩媚迷人、风情万种!尤其那肥大浑圆的玉臀,以及那胸前高耸丰满的乳房,更随时都要将上衣撑破似的,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产生冲动,渴望捏它一把!
她今晚穿着一件薄软的白色T恤,透过薄薄的T恤,丰满的双乳更显凸出。下身是一件能够紧紧贴在她臀上的窄裙,可以清楚的将她的丰臀显现出来。
为了能清楚的看到老公和媳妇的淫戏,秋兰弯着腰,挺起高高的臀部对着儿子。
老天!他竟然没穿内裤,屁股是又白、又圆、又肥大,而生满一片浓密粗长阴毛、肥突的阴阜上面,已经是湿漉漉、粘糊糊的。那淫靡的景像看得仁昌血脉贲张,呆在当前。
仁昌从母亲身后搂着她,双手贪婪的握着母亲的双乳猛力地搓揉,下面的阳具直挺挺的顶在母亲的臀沟上,然后一手继续揉捏着母亲肥美的乳房,另一只手则伸入窄裙,揉搓她的肥,而下面则用龟头不断的摩擦她的臀部,在她的耳边说:「妈!你的骚好多淫水,是不是看到爸爸在干我老婆!让你太兴奋?」
秋兰被儿子搓摸得全身颤抖,由儿子硬挺、粗大的阳具上面传来那年轻刚阳的热,由儿子揉捏乳房,尤其是那敏感的奶头传来的快感,以及由揉搓阴户传来的电流,都彙在她全身,真使她麻透了、痒透了、也趐透了。
秋兰现在真是心神俱蕩,欲火上升,是又饥渴、又满足、又空虚、又舒畅,娇声浪语的道:「阿昌!别再逗妈了﹍﹍乖﹍﹍妈现在难受死了,快!﹍﹍快用你的大鸡巴﹍﹍狠狠的插干妈妈的淫吧!﹍﹍」
于是仁昌迫不及待地一手搂着母亲的纤腰,一手握住粗硬的大鸡巴,顶住那湿淋淋的肉口用力一挺,整跟粗大的肉棒「吱」的一声,尽根刺入母亲的淫蜜的腔内。
「喔﹍﹍好美﹍﹍乖儿子﹍﹍你的大鸡巴太棒了﹍﹍啊﹍﹍小好涨﹍﹍好充实﹍﹍喔﹍﹍啊﹍﹍」
「小声点,当心被她们听到!」仁昌轻声的说,屁股则狠劲的前挺。力道过猛,使得大龟头一下子重重的顶撞在花心上,顶得母亲闷哼出声音!鸡巴插入肥中,屁股开始左右摇动前挺后挑,恣意的狂插狠抽着!
「啊﹍﹍啊﹍﹍亲儿子﹍﹍啊﹍﹍喔﹍﹍妈妈美死了﹍﹍唔﹍﹍你的鸡巴好粗﹍﹍喔﹍﹍小被干得﹍﹍又麻﹍﹍又痒﹍﹍好舒服﹍﹍喔﹍﹍」
秋兰被干得粉颊绯红,神情放浪,浪声连连,阴户里阵阵的爽快,股股的淫液汹涌的流出,顺着大鸡巴,浸湿了儿子的阴毛。
只觉得母亲阴道里润滑的很,仁昌的屁股挺动得更猛烈,阴唇也一开一合,发出「吱!吱!」的声音。
这时书房内的翁媳两人,早就干得热烈非常,而他们也已听到门外母子乱伦操的淫声。
  「喔﹍﹍爸爸!媳妇被你死了﹍﹍好爽喔﹍﹍喔﹍﹍好爽喔﹍﹍亲爸爸,再用力一点!﹍﹍啊﹍﹍爸﹍﹍喔﹍﹍好棒喔﹍﹍啊﹍﹍好舒服喔﹍﹍喔﹍﹍爸爸﹍﹍的大肉棒﹍﹍插干得媳妇爽死了喔﹍﹍啊﹍﹍」
淑真故意像个蕩妇般的大声浪叫着,摇摆着纤腰,好让公公插在自己骚里的坚硬肉棒能够更深入蜜深处。
「啊﹍﹍大鸡巴爸爸﹍﹍啊﹍﹍媳妇爽死了﹍﹍嗯﹍﹍泄了啊﹍﹍媳妇﹍﹍要泄给我的爸爸了﹍﹍啊﹍﹍来了﹍﹍啊﹍﹍啊啊﹍﹍泄﹍﹍泄了﹍﹍」
在公公的狂抽猛插之下,淑真蜜穴里的嫩肉激烈地蠕动收缩着,紧紧地将公公的肉棒箝住,一股蜜汁从晓雯蜜穴里的子宫深处喷出来,不停地浇在公公的龟头上,让李德春的龟头也传来阵阵趐麻的快感。他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大鸡巴上,拼命地抽插,口里大叫道:「小宝贝﹍﹍快用力﹍﹍挺动屁股﹍﹍爸爸﹍﹍我要﹍﹍要射精了﹍﹍」
淑真于是挺起肥臀,拼命地往上扭挺着,并用力收夹小穴里的阴壁及花心,紧紧地一夹一吸公公的大鸡巴和龟头。
「啊!亲妹妹﹍﹍夹得我好舒服﹍﹍哇﹍﹍我﹍﹍我射了﹍﹍」
二人都已达到了热情的极高境界,紧紧地搂抱在一起,全身还在不停的颤抖着,连连的喘着大气,两人同时达到高潮了。
「喔﹍﹍好﹍﹍嗯﹍﹍就是这样﹍﹍干我这个淫蕩的妈妈﹍﹍喔﹍﹍亲儿子好会干喔﹍﹍啊﹍﹍噢﹍﹍天﹍﹍宝贝!噢﹍﹍噢﹍﹍要死了﹍﹍妈妈快要美死了!宝贝,亲儿子,你的大肉棒太厉害了,妈妈要死了!噢噢﹍﹍噢﹍﹍狠狠地插干妈妈的骚﹍﹍干﹍﹍再干﹍﹍用力干﹍﹍干死妈妈﹍﹍呀﹍﹍我好﹍﹍好爽﹍﹍哦﹍﹍鸡巴顶得好深喔﹍﹍嗯﹍﹍哎唷﹍﹍顶到花心了﹍﹍我﹍﹍没﹍﹍没力气了﹍﹍喔﹍﹍唔﹍﹍」
秋兰也不甘示弱地尖声浪叫着,屁股疯狂地摆动,仁昌不得不紧紧捉住她的屁股,以免肉棒从肉洞中滑出。
「哎﹍﹍亲爱的﹍﹍我没有力气了﹍﹍哎呀﹍﹍又顶到花心了﹍﹍唔﹍﹍坏儿子﹍﹍哦﹍﹍干死妈妈了﹍﹍」
秋兰被干得双脚趐软,膝盖前弯,玉体下沉,花心被顶得浑身趐麻,不禁全身颤抖,秀眉紧促,小嘴大张,浪叫不已!
仁昌见母亲那一副吃不消的姿态,似乎有些不忍,于是他将妈妈抱起,把她推倒在客厅的地毯上,他便趴在妈妈的裸身上面,秋兰的两条粉腿紧勾着儿子的后腰,仁昌一面狂烈地吸吮着她高耸的乳峰,一面挺动屁股,将他的大鸡巴塞进母亲的肥中。
「啊﹍﹍啊﹍﹍好舒服啊!好儿子,再插深一点!鸡巴顶得好深﹍﹍嗯﹍﹍嗯﹍﹍好硬的大鸡巴﹍﹍顶得好深﹍﹍插到底﹍﹍不行了﹍﹍妈妈﹍﹍要﹍﹍丢了﹍﹍」
秋兰的叫声越来越大,不停的浪叫声,刺激得仁昌更用力的抽送着,一次快似一次的抽送着。
「喔﹍﹍喔﹍﹍浪妈妈,大鸡巴儿子要天天插干你﹍﹍插死你,我干死你!干﹍﹍喔﹍﹍喔﹍﹍喔﹍﹍我干﹍﹍我插﹍﹍喔﹍﹍儿子要泄了﹍﹍啊﹍﹍」
仁昌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,几乎每一次都可以深入母亲的子宫。
「啊﹍﹍我的大鸡巴﹍﹍亲儿子﹍﹍小﹍﹍浪﹍﹍妈妈﹍﹍也要泄﹍﹍泄﹍﹍了﹍﹍啊﹍﹍啊唷﹍﹍我忍不住了﹍﹍要泄﹍﹍泄﹍﹍了﹍﹍好美呀﹍﹍啊﹍﹍射死妈了﹍﹍喔﹍﹍烫死妈了﹍﹍」
终于,母子两人同时达到高潮,仁昌全身不停地颠抖着,一股股浓浓的乱伦精液猛烈地喷射进妈妈的子宫内。然后才瘫软地趴在全身抖动、进入虚脱状态的妈妈身上﹍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