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朋友妻不客气

时间:2017-12-07
我叫王伟,我妻子叫李平。张力和她妻子冷艳是我们的好朋友,其中,我妻子和冷艳原来是舞蹈学院的同学,张力是我们结婚的介绍人。她们俩是同年龄,今年都是二十九,我比张力小一岁,今年三十二。我们两家的孩子都只有不到二岁。
平时我们常常在一起,几乎每週都要在一起带着孩子出游或者在一起吃饭,两家关係好的不得了。可自去年春节后,张力援外去了,两家就很少出去玩了。不过平时,张力不在家,冷艳有什么力气活都会打电话让我过去帮忙的;有时我管两个孩子,她们俩一起出去买衣购物、说说悄悄话什么的。
去年的夏天,大概是七月份的一个晚上,张力已经出去几个月了,晚上老婆在和我激情以后躺在床上说悄悄话,谈到了冷艳。
老婆说:「张力出去那么长时间,得到年底才能回来一趟,这些日子,冷艳晚上怎么过哦!真可怜。我可不愿意你出去那么长时间。」
我说:「是呀,你没看到冷艳脸上一下有了细细的皱纹。」
老婆说:「你看得那么仔细啊?不会打她的主意了吧!」老婆开玩笑的跟我说,同时轻轻力捏了一下我已经柔软的鸡巴。
老婆虽然是在开玩笑,不过,我心里突然被老婆的话语引起了冲动,鸡巴一下又硬了起来,不管老婆同意不同意,抱着老婆的臀部,插入以后又来了一回,在做的时候,脑子总是想起冷艳秀丽的面孔。
从老婆身上下来以后,我同样是开玩笑的对老婆说:「我无所谓,只要你同意,我倒是可以去帮忙的。」
老婆听完,使劲地捏了我的东东一下:「美得你!冷艳如果看得上你,我也没意见啊!」
两个人就在开玩笑中睡着了。
本来,玩笑也就这样过去了。可没过几天的下午,我刚到办公室,老婆就来了电话,说是冷艳打我的手机打不通,她家的煤气用完了,让我去帮忙换一下,我说下班以后,我直接去就行了。
由于冷艳家离我们住的比较远,路上得四十多分钟,所以我就跟老婆说,晚上吃饭别等我了,因为平时冷艳有事的话,我一般都是在她那吃完晚饭后才回家的。
下班以后,我就直接去了冷艳家,我去了以后,发现她已经準备了好多的冷菜了,要不是为了孩子,两个大人就这样吃吃已经不错了。我马上帮她换好了煤气,并顺便又去帮她买了些大米和菜油。这几个月我每次去他们家,都是这样做的,也显得非常习惯和没有客套了。
等我做完活,坐下来準备吃饭时,冷艳已经餵好孩子,让他自个去玩了。冷艳看我满头大汗,问我是不是先沖一下澡,凉快些再吃饭,这我本来是想到的,可想想没有换洗衣服,所以也就没说什么了。
「算了,我吃完马上回去,到家又是一身汗水,凑合对付一下行了。」我对冷艳说。
「这样多难受,我找几件张力大一些的衣服你穿穿。」冷艳说着,体贴地进房替我张罗去了。
由于我有一米八一的个子,而张力只有一米七二,所以,我想即使她找到最大的,也不一定能够合我的身。
在冷艳的再三要求下,我想洗一洗也好,因为浑身湿透了的感觉并不好受,也没想其它的,于是我就去了浴室。
在浴室里,我洗澡时,猛然发现了冷艳换下来的内衣、内裤,一想到那天和老婆在床上开的玩笑,鸡巴一下就勃了起来,由于他们的浴室玻璃是半透明的,我想手淫,但怕被冷艳看见,所以忍了忍,也就摸了几下算了。
洗完以后,当我故意用冷艳的毛巾擦乾全身时,鸡巴又硬了起来,而且一下子软不下去,搞得自己在里面好尴尬,好一会才分散了自己的注意力。
这时候,才发现换洗的衣服冷艳没给我拿进来,于是我就在里面喊了起来:「冷艳,张力的衣服呢?」
「哦,我忘了给你拿进来了,这就来!」冷艳边说着边把浴室的门打开一条缝,一只手把衣服递了进来。而其实,我知道这半透明的玻璃,冷艳是能够看到赤裸裸的我在里面洗澡的。
我穿好她递进来的沙滩裤和T恤(因为张力的内裤我根本没办法穿,所以就省了)一走出去,冷艳就笑了,而且越笑越厉害。因为夏天在家里,冷艳就在外面穿了件睡衣,领口开得很大,她笑起来的时候低着头,我都可以看见她里面胸罩的颜色了。
在镜子前面我一照,自己也笑了,因为张力的T恤实在太小了,穿在我身上倒像个大胸罩;而且沙滩裤也太小,穿在我身上像是条三角裤,东东的地方鼓起了一大块。
这时我有些脸红了,显得十分尴尬和难为情。
「你乾脆把T恤脱了,挺好的衣服怎么穿在你身上活像个小丑?」冷艳说。
想想也是,我就把T恤脱了下来,人觉得舒服多了,只是由于裤子太小,走路时总是摩擦着自己的鸡巴,有些敏感了,于是我就赶紧到桌子旁坐了下来。
冷艳也在我身边坐了下来,给我倒上了酒,边倒边说:「我也好久没喝了,今天陪陪你。辛苦了!帮我做了那么多的事。」
「没事的,张力不在,当然就得我帮忙啦!」我说道。
两个人乾了好几杯,冷艳脸上渐渐有了红晕。
我藉着酒力说道:「其实你喝酒以后漂亮多了!」
「都老太婆了,哪比得上你老婆李平啊!」她说道。
「你们两个都漂亮,只是李平笑脸多一些,你喝酒以后,脸上才有笑意,看上去蛮美的!」
冷艳在我的夸奖声中,脸更红了,头都有些低下了。
由于两个人挨得很近,在碰杯时,手不时有意无意地碰在一起,我下面也早硬得有些难过了,但此时的心中并没有什么非份之念,因为坐在旁边的,毕竟是朋友的老婆啊!
这时,她孩子过来了,在我们旁边玩耍着,她抱孩子时,不小心把睡衣拉了下去,几乎半个乳房都暴露在外面,待她发现时,赶紧整理了一下衣服,不好意思地对我笑了笑。
「呵呵,都是过来人了,没关係的!」我大方地说道。
也许是藉着酒兴,她竟然说了句:「你大方,我吃亏了。来,再喝一点。」
在冷艳站起来给我倒酒时,我又他妈的看到了她暴露出来的胸部。
「不要倒,不要倒,我自己来。」我客气的说着。
这时,冷艳发现我眼睛在盯着她的胸部,赶快直起身子,「你老婆的还没看够啊?色迷迷的,男人喝酒了就没个好东西。」她打趣地沖着我说了句,说着就抱起孩子坐在她的腿上。
为了摆脱尴尬,我伸出手想去抱她的孩子,可一不小心碰到了她的乳房,她脸一红鬆开手,我还没完全接好,差点把孩子给掉到了地下。孩子一吓,哭了起来,她又赶紧把孩子接过去,抱到里面房间给他玩玩具去了。
等她再出来时,我站了起来都没好意思看她。做朋友那么多年,我还是第一次看她里面那么多的内容,还隔着衣服触摸了她的乳房。
「再吃些……」也许是她看到了我沙滩裤下面鼓起来的地方,说话都显得不太自然了。
当我们再坐下时,我又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,「你身材一点都没变,李平现在腿都粗了好多。」我夸奖着说道。
「老了,不过我就是皱纹多了起来,身材和生孩子前差不多,不信你看。」说着,她就拉了拉睡裙给我看她的腿:「是不是没变?」
我这时有意地伸出手,把她坐着的裙子又往上拉了拉,说道:「没变,真的好美!」
这时,我感到她好像并不在意我的动作,于是,我又得寸进尺地把她的睡衣往上拉了拉。这一拉,我拉过头了,把她的裙子几乎整个都翻了起来,我看到了她里面的粉红色内裤和依稀流露出来的几根阴毛。
她一低头,赶紧把裙子想往下拉,「我只是想看看,真的!」我说着。
「那你可不能碰哦!就这样看看。」
我说:「你乾脆站起来让我好好地欣赏一下算了。」我本来只是想和她再开个玩笑的,可没想到,她倒是真的站了起来。
我犹豫了一下,在酒精的作用下,让她把裙子再拉高一下,她看了看我,在犹豫中不自觉地再拉高了些。这时,我已经完全看清了她大腿根部以下的所有部份。
「哇!腿毛还挺长的。」我说道。
「胡说,我哪有什么腿毛?!」说着,她自己拉高睡裙露出整条短裤,自己低头看着。
「这不是吗?」我指了指她两腿中间的三角地带。
她边顺着我指的方向低头看,边说道:「哪有啊?哪有啊……」
这时,我再也忍不住了,伸出手捏住了她露出外的一根阴毛,「哎哟!」她有些痛的叫了起来,瞬间明白了我的意思便举手打了过来,我顺手迎着她打过来的小手抱住了她。
「别……别这样。」冷艳说着,这时我已经吻了上去,她紧闭着嘴巴躲我,可我的手已经恰如其分地去到了她的乳房週围,并顺势伸进捏住了其中的一个。
「呜……」她呻吟着发出了含浑不清的声音:「别……别这样行吗?我是李平的朋友啊!」
我没吱声,继续向她的下面侵犯着,她扭捏着身体想躲开,但没一会,我的一只手已经插入了她的短裤里,并捏弄起她的阴唇了。
渐渐地,她在我的怀抱中放弃了抵抗,任我轻柔地按摩着她的乳房和下体。我亲了亲她的嘴唇,很鬆,于是我就把舌头插了进去。
两个人就这样贴在一起好一会儿,她才猛然摆脱我的搂抱,「好了,再下去就过份了。」她说着。
我又上去从后面搂抱着她,两手摸捏着她的乳房,并轻轻的说:「对不起,我实在憋得难受。」于是就拉着她坐到了沙发上。
我想把她胸罩解开了以后,继续脱下她的内裤,但被她拒绝了:「孩子在里面,求你别这样……」
我调整了一下身体,拉着她的手去摸我的鸡巴,我可以感到她的犹豫,但一碰到我的东东以后,她就再也没放手了,用手指头在我的龟头上转了一圈后就套弄了起来。
「裤子太小了,我穿着难受。」我也没等她同意,就自己脱下了裤子,阴茎立即像根棒子一样弹了出来,直直挺挺地竖立在我两腿中间。
她好像显得有些难为情了,转过头不愿意看,我使劲地把她的脸转过来,想让她亲下去,但是她好像并不愿意这样,只是用手小心的套弄着。
「我好难受,可以帮帮我吗?」我问道。
「你该走了,我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,这样我们会对不起他们的。」她有些语无伦次地说着。
这时,我再也坚持不住了,一把抱起她放在沙发上,打开她的两腿,连她短裤都不脱,只是往边上扯了一下,就把粗大的阴茎对準她的阴道插了进去。
「哦!痛……」冷艳在阴茎全根没入时叫了一声,但随即就抱住了我。
我再也不管那么多,开始用力抽插了起来,粗大的阴茎在她紧绷的阴道里一进一出,很快就带出了不少淫水,显然冷艳已经吃出味来了。
也许是太过激动,在她肉唇的夹击下,一会儿我就射了出来,「别……别放在里面。」她嘴上这么说着,但是我已经射了出来,而且都射在她里面了。
我伏在她身体上,好半天,她才轻轻的抚摸着我说:「以后你叫我怎么见李平啊!」我没有回应,只是在亲吻她的乳房。
「去洗洗吧,李平得打电话来了。」
「嗯。」于是我就离开了她的身子,赤裸裸地去了浴室。
一会儿,她也进来了,我帮她脱完衣服后,帮她洗了起来。
「你的东西怎么这么大?」她好奇地说。
「张力的很小吗?」我问道。
「老公的倒不小,就是没你这么粗,涨得我下面到现在还有些痛。」
我有些心疼地去按摩她的下面:「对不起哦!我不是故意的。」
「以后可不能这样了。」她羞愧地说道。
在我的按摩下,我知道她又有了反应,也许是我刚才放得太快了,她并没有过瘾,待我把她抱起放在浴盆上时,她只是紧闭双眼,任由我再次打开她的两条玉腿。
我用手摸摸,她里面已经湿了,我握着鸡巴再次轻轻的插入。
「你下面比我老婆的紧许多,而且位置也有些偏上。」我边抽动着,边喃喃的说道。
「难道女人都不是一样的吗?」
我用力地挺了一下,插得她又呻吟起来了。
「这么长时间没做,是不是会很难过?」我问道。
她没回答我,只是害羞地扭过头去。
在我的抽插中,她很快就紧紧地搂抱着我,脸上呈现出一片痛苦的快乐,我知道,她到达高潮了,我加快速度不停地在她的肉壁上摩挲……
这时,电话响了起来,孩子在门口叫着:「妈妈!」于是我们俩赶快分开,她里面什么都没穿,披着睡衣就去接电话了。
由于我第二次刚想射没射出来,阴茎依然硬梆梆的勃起着非常难受,我想想孩子还小,于是就这样随便穿上那条沙滩裤跟了出去。
这时冷艳浑身湿漉漉的正站在沙发边接电话,孩子拿着玩具就在她身边。我过去以后,她用口形告诉我,是我妻子打来的,我做了个手势,说我已经走了,她在电话里告诉我妻子,我早就回家了。
我让讲着电话的冷艳正面朝向孩子,我从后面拉起她的睡衣,一手握住肿胀的阴茎,一手翻开她那两瓣肥厚的阴唇,直接插进了她火热的阴道。由于她这时正在接电话,怕引起我妻子的敏感,只能被动地让我插入;而孩子可能太小,并不懂事,以为我们两个大人正闹着玩,也没太在意我们的举动。
也许是我的抽插让她难于言表,拿着电话却发不出声音;也许是又引起了她的快感,忍不住哼了两声,引得我妻子在电话那头以为这里发生了什么事,我都听见那头妻子的叫喊声音了。
好一会,冷艳才对着电话和我妻子说,刚才是孩子在调皮了。
我的上帝,我竟然也成了她的孩子!
这个刺激真的是让我达到了极至的境界,冷艳一边让我操着,还要一边跟我妻子讲电话,我兴奋得把阴茎在她阴道中猛烈地狂抽猛插。当我最后一次用力顶入时,又在她阴道里射了出来,精液喷得她浑身一阵颤抖。
等冷艳打完电话时,我已经换好自己湿淋淋的衣服準备回家了。她送我到门口时骂了我一句:「你这个流氓,强姦了我。」并且捏着我的鸡巴深吻了我。
那天回到家以后,时间倒不是很晚,只是人感到好累。妻子李平见我回来浑身湿淋淋的,心疼地让我赶紧去洗洗,我说没事,只是我见到妻子温暖的笑脸,心中有些愧意。
那天晚上,我没想到,当我和老婆躺下以后,她也想和我那个,可当时我已经是非常疲劳了。由于和冷艳站着做了一次爱,到家以后,才发觉自己的大腿有些酸软,可是老婆这也得有所交代的呀!所以,我尽管藉口好累,妻子把我鸡巴含硬以后,我还是让她坐到我身上,自己为自己服务一次。
在妻子扶着我的鸡巴插入她下面以后,我脑子里不禁又想起了插入冷艳时的感觉,比较之下,妻子的洞洞好像是长得靠下面一些,而洞口显得有些鬆,没有冷艳给人那种紧缩的感觉,也许是我插多了的缘故。
尽管妻子这时就在我上面耸动着,但是我闭上眼以后,脑子里却把妻子当成了冷艳,遗憾的是,由于在冷艳家做爱时太紧张了,没顾得上仔细去看她赤裸裸的全身,几乎都回想不起来捏住冷艳乳房时的手感了,好在妻子的乳房也是非常不错的,不大,但是捏起来感觉非常的结实和实在。
我看了一眼正渐渐转入佳境的妻子,忍不住坐起了身子,两手搂住妻子的后背,并咬住她的乳头配合地抽插起来,感觉中,妻子有了连续两次以上的高潮。我让妻子反手捏住我露出的鸡巴以增加刺激感,没一会,我洩了!
当两个人重新安静地躺在一起时,老婆问我:「今天你怎么可以坚持这么长时间?我都来了几次了。」
我搂着妻子吻了吻,没吱声。妻子哪知道我在这以前,已经和她最好的小姐妹干了两次活了。呵呵!这一夜就这样过去了。
大概是一週以后,週六的下午,我和妻子正在看电视,冷艳来电话了,说是请我们到她家去吃饭,这样冷清的家里也可以热闹一点。妻子徵求我的意见,我当然求之不得,这一週里,我几乎天天都在想着友妻,却又不敢给她打电话,当然,心里也时常产生对不起朋友张力的感觉。
就这样,我们带着孩子和一些给冷艳準备的生活必用品去了她家。
在路上,我一直十分担心自己看到她的感觉,心里挺複杂的,万一不小心露出破绽,让妻子看出来就不得了了。
就这样,心情忐忑的来到了冷艳家。
当她打开门时,她穿得非常整洁,可我心跳得却很厉害。好在在感觉中,她几乎是看都没看我一眼就拉着孩子和妻子进去了,比我想像中过渡得平淡多了,好不容易我才鬆了口气。
菜,她都已经準备好了,我们一到就可以吃了。冷艳问我妻子:「是不是喝点酒?」妻子说:「完全可以。」于是,让两个孩子分别坐在我们的身边,三个大人边聊边吃起来。
自始至终,我都没敢正眼去看冷艳一眼,倒是冷艳嘟着妻子说:「今天你们家王伟怎么变得有些木讷起来了?话也没了,是不是背着李平做过些什么坏事了啊?」
我冷不丁被她这么一说,心里着实吓了一跳,想起了那天的事,更加显得尴尬不堪了。
好在妻子说:「就他这胆量,敢背着我干坏事?哼!」
我忙说:「是的!是的!我不敢,我不敢!」
妻子满足地看了我一眼,便沾沾自喜的说:「给你这个机会你都不知道怎么做,我就这点对你放心。」
妻子的话还没说完,我就感到自己的脚在桌子下被重重踢了一下,我想一定是冷艳踢的。
「现在的男人,知人知面不知心,说不準会突然干一件让人惊天动地的事情呢!我不知道我那位在国外的生活怎么过的,这么长时间,我是不太相信的。」冷艳自言自语地说道。
「哎!男人嘛!眼不见心不烦,那么长时间,即使有什么地方做错了,我们做女人的不知道就行了,更更何况我是不相信张力会去和别的女人怎么样的。」
我妻子说到这时,我们在聊的过程中酒也喝了不少了,两个孩子都吃得差不多了,顾自己去玩耍了。
冷艳看了我一眼,笑着接过妻子的话说:「看起来你倒是蛮大方的,要不把你老公借我用几天。」
我也想不到妻子竟然这么说了句:「我看到他烦都烦死了,如果有人要,免费供应!」说完就哈哈笑了起来。
我这时都已经成了她们调侃的对象了。
就这样三个大人在不着边际的喝着、聊着。时间过得好快,在收桌时,妻子说:「冷艳你累了,还是让我来收拾吧!」
妻子在厨房里洗碗的时候,我听见冷艳叫我去帮她把上面的衣厨打开,找几件夏天她和孩子的衣服,还说家里没个男人,找东西、放东西都不方便,于是我就跟着她到了里面的卧室。
一进去,她就捏住我的蛋蛋说:「你这个流氓,把我糟蹋了后,连一个电话都不打来。」
由于冷艳捏得太重,一下痛得我快要蹲下来了,可我又担心让妻子发现,忙对她说:「对不起,对不起,那天我酒实在喝多了。」于是硬撑着站起来,爬到上面的衣厨里去,装作大声地问她:「要找什么衣服?」
我看见冷艳站在下面直看着我这副狼狈样在偷偷的笑,然后告诉我找什么衣服。
我打开衣厨一看,几乎都是冷艳的夏春装,而且有的内衣显得非常暴露,我老婆可从来不穿这些衣服的。摸着翻着,我不禁又想到那天冷艳暴露着的模糊身体,下面的鸡巴一下又硬了起来,而且刚才给她捏了一下,现在硬起来以后感到有些疼痛。
我想冷艳在下面一定清晰地看到我裤裆拱起的地方,反正和她已经有过一腿了,我这时也根本不想做什么掩饰。
冷艳在下面轻轻的说:「王伟,我看见你的帐篷了。」
我装作委屈而露骨地说:「还都不是你捏的,小心我再给你打针。」
「你敢!我告诉李平去。」她反言道。
「别……别,我错了还不成吗?」
冷艳在下面掩着嘴偷偷笑了起来。她喝了酒以后显得特别漂亮,样子看起来
真的好美!我在上面又依稀看到她里面的胸罩了。
就这样,两个人在似乎会意的玩笑中,帮她把衣服整理了下来。
当我下来时,她正好背对着我,我突然使劲地从后面抱住她,两只手分别在她的乳房和下体狠狠地捏了一下,然后当我放开她时,觉得她人都有些发软了,顺便坐到了床上。我只是感到她的身体好香,这是我那天没闻到的。
当我要走出去时,轻轻的从背后传来她的声音:「记得给我电话。」
我怕李平发现,头也没回就走了出去。
那天晚上,冷艳在李平面前好像始终也没认真地望过我,只是在送我们出门时,她有些迷离地看了我一眼,以至在回家的路上,妻子对我说:「今天我们回家时,怎么冷艳看你的眼神怪怪的?」
我说:「是吗?我没感到啊!」
妻子说:「张力出去以后,冷艳一个人过日子怪可怜的,如果你不是我丈夫的话,我倒是会同意你去多帮帮她的。」
妻子哪知道,她身边的丈夫早已经帮过她了呀!真笨!
就这样又过了几天,上班以后我是想过给冷艳打电话的,但心里总还是有那么份歉意,因为这样既对不起朋友,也对不起深爱自己的妻子。
一直到星期三的下午,老婆来电话说,下午下班以后她直接接上孩子去自己妈妈家,晚上不回来了,因为她妈妈想看看孙子。本来她妈妈想过来带孩子住几天的,可妻子说妈妈年纪大了来回不方便,乾脆这个礼拜的后几天,孩子就不去幼儿园了,让孩子和她外婆呆几天。
我显然不会有什么意见的。当时还没想到什么,直到可下班时,我心里涌起一阵冲动,按捺不住地拿起电话,迅速接通了冷艳的电话,并告诉她,我晚上有时间。
冷艳在电话那头半天没响,但我可以感觉得到她同样心跳急速的声音。
当我再次喃喃地说:「不方便的话就算了。」尽管是从电话里传来的,但这时我彷彿是从遥远的天际中飘来一声非常微弱的声音:「……晚一点来。」然后电话就迅速挂上了。
尽管我在激动中没听到她前面说些什么,但是我能够确定她让我晚一点,是去!这一点我没搞错。
晚一点?那么到底多晚才算晚呢?从下班到晚上九点,我一直在矛盾着,好像又回到了初恋时的感觉。
时间显得过得非常慢,我在冷艳楼下徘徊了近一个小时,一直接近十点时,我才怀着一颗剧烈跳动的心按响了她家的门铃声。同样是过了好一会,她才打开了门的一条缝隙,我像小偷一样溜了进去。
大厅里没人,从他们家的另一个房间里又轻轻的飘出了一个声音:「把门关好!」
我沿着她的声音轻轻走了过去。
「你还真敢来啊!」当我正回过神来,冷艳已经站在小房间的门口了。她穿了件非常暴露的睡服,我看得出衣服里面,至少是上面,一点都没东西了;头髮自然地散落在她狭狭的肩膀上,脖子下面的两块锁骨显得格外突出和性感。
我迎上去,一句话都没说便紧紧地吻住了她,冷艳一动不动地任我亲吻她上面裸出的全部。
好一会,她才轻柔地说:「你去洗洗,孩子已经睡着了。」
这时我才知道,尽管孩子现在还不懂事,但是冷艳不想让孩子看到她母亲过多的地方,于是我非常听话的放开了她。
当我正準备转身去浴室时,她温柔地说:「来,我帮你脱。」说着就过来解开我的皮带,拉开了我的衬衣,褪下我的长裤。
当我有些难为情地正想自己也干些什么时,冷艳突然往下一拉我的短裤,露出了早已挺立着的鸡巴。就这样,她抓住我的鸡巴缓缓地蹲了下去,用手套弄了起来,猛然,用嘴含住了。
我站着,一动不动地任她抚摸、亲着我的东东,这个滋味真是棒极了!浑身都随着她亲吻鸡巴而颤抖着,就像是电流微微袭过全身。我想,是男人都过不了这一关,更何况我在这之前已经激动了好几个小时。
在她的攻击下,我知道自己忍不住了,尽管心里还是想再憋多会的,可鸡巴还是不争气地在她嘴里「突突突」的射了出来。我可以感到在我射出来的瞬间,她含着我鸡巴的小嘴犹豫了一会,然后又继续更加用力地吸吮起来,直到我把精液全部射完。
我有些无力地倒在床上,抚摸着蹲在下面的她显得有些撩乱而柔软的长髮。我拉起她,她同样也是低着头,无力地倒在我的身上,漂亮性感的睡服上,在灯光掩影下有些湿湿的痕迹,我知道,那是我的精液。
过了一会,我抱起她去了浴室。
他们家浴室的灯光非常柔和而明亮,我慢慢地解开冷艳的衣服,把它扔到一边,两个人就这样赤裸裸地又拥抱在一起。
冷艳的乳房和我妻子的差不多,但比我妻子的要白,而且捏起来显得好软,手感非常好。个子尽管和我妻子差不多有一米六七,但是,我妻子的身体有些发福了,而她,显得非常的有骨感,皮肤下有了些脂肪均匀的堆积,没有肚腩,看上去显得光滑而平平的。
在浴室里,我忍不住把冷艳放在洗脸台上去亲她的下面,她也任我轻轻打开她的双腿,她的阴毛有些金黄色的,不多,但是非常整齐,呈倒三角形。我一边用手捲她金色的阴毛,一边吻着她如玉般柔滑的双乳,偶然去触摸一下她的敏感地带,在我的抚摸下,引得她轻微呻吟一片。
当我试探着把手指头伸进她的阴道里轻轻的插一下,她就不自觉地「嗯」一声,如果是连续地插,她发出的声音似乎是一阵轻微的吶喊。
这样的姿势保持了一会,也许是她感到有些累了,或者说是受不了了,站起身来,打满浴液的双手捉住了我又已经挺立的鸡巴,缓缓地套弄起来。
由于我已经洩了一次,我知道自己对第二次是非常有信心的,在她套弄的同时,我不断地用水去洗乾净她身体上的浴液。当我洗到下部时,我让她坐在脸盆架子上,然后叫她打开双腿,她非常乖而且是听话的坐了上去,并对着我打开了她匀称而美丽的双腿,彻底暴露出女性视为最神秘的地方,生命的源泉。
我忍不住亲了上去,尽管还残留着些浴液的味道,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,轻柔而用力地对着她的阴唇吸吮了起来,当随着我舌头的不断深入,她有些受不了了,使劲地推着我的头,并来回扭动苗条而性感的身躯。
我站起身来,握着鸡巴刚想插入,她说:「别……我们去床上。」于是我迅速地把她淋乾净,随便也沖了一下自己的身体,擦都没擦乾净就抱起她去了房间里。
她让我把灯关了,我没让,因为我一直想好好地看看她的身体,想看着她被我插入时那副神情迷离的样子。
在我的坚持下,她放弃了,两个人又再紧紧地搂抱在一起。
我的鸡巴就顶在冷艳的肚皮上,也许她感到有些痛,在亲吻中不断地变化着美丽的身躯。我分开她的两条腿,她伸出一只柔软的手捏着我硬如钢铁的鸡巴,引导着进入了她的躯体。
全部插进去后,我没动,尽情地感觉着她紧窄的阴道对我紧紧的包容,我可以感觉到她的子宫兴奋得在有规律地收缩,简直是天上人间。
在我的身下,渐渐地,她来回折转着身子,不安的翻来覆去,我稍微使了点劲,明显地感到插到了她的最里面,我的龟头可以触碰到她阴道末端子宫前沿凹陷下去的地方,真的非常美妙!我不禁稍微抬起臀部,立起了身子,挺动鸡巴在她里面抽插起来。
我每次提起鸡巴,彷彿就能够抽出她的灵魂;而插入时,她的脸上又显得无比踏实和满足,抽抽插插间,房里充满了她的呻吟声。
我知道,她在我的抽送下已经有了高潮,而且好像持续了好长时间,在她的脸上浮现出一片诱人的迷离。
这时我的龟头也开始生出越来越强的酥麻感,我预料到再插不到一百下就要射精了,「我想放了,放在你里面行吗?」我温柔地问着她。
她望着我,点了点头,于是我搂紧她那小巧的臀部,一鼓作气地快速抽送,每下插入都抵至尽头,干得「啪啪」作响、水花纷飞,终于腰一酸、丹田一压,再一次把滚烫的精液全部射入了她的阴道里。
然后,我趴在她身上好久没动,待感到鸡巴已经彻底软化、被阴道挤了出外以后,我才翻过身来,与冷艳平躺在一起。
「舒服吗?」我问道。
「嗯!」接着她又轻轻的说道:「我以为男人的东西都差不多的。」
「那么现在呢?」我抚摸着她的乳房问道。
「好大,好长。」她说道。
「和你老公的不一样吗?」我下意识地问道。
这时她也拿着我的鸡巴边玩着边说:「你们俩软下去的时候都差不多,可是怎么一硬起来,你的就变得这么粗了?」她有些害羞的继续说道:「你要喜欢的话,张力没回来以前,我都可以给你的。」
我又开始开玩笑起来:「去你的,我才不要呢!」
一谈到她的丈夫,我的朋友,我的心里就一阵兴奋,鸡巴又开始在她手中渐渐发硬了。
「你又硬了!」她有些奇怪的轻轻惊呼起来。
「你还要吗?」我边说,边把冷艳抱到我身上,然后分开她两腿,扶着鸡巴找到洞口插了进去,「哦!」她轻轻的叫喊了一声。
「我们就这样插着说话好吗?」
「嗯!」她回答道。
由于她在我上面,我便可以摸着她的乳房边抽动,边说话了。
「我一直想问你个问题。」我说道。
「嗯。」
「我想知道,你的第一次是不是和张力做的?」
因为平时张力一直说他的老婆第一次是给他的,而我不相信,因为我妻子告诉我,冷艳在他丈夫以前,已经谈过一个男朋友了。
「你怎么连这种问题都好问的?」她有些难为情的说道。不过,她的迟疑已经证明了她在和张力结婚时已经不是处女了。这一点我现在可以肯定了。
我在下面用力地抽插她了一下:「说!」
她在上面害羞地说:「不是!你不要这样问人家了嘛!」
「那么跟谁?」
「是和我的老师……」
我听了觉得非常吃惊,这样就说明张力至少是她的第三个男人了。
「怎么会是你的老师呢?」我继续问道。这时我已经感到自己的鸡巴又硬得像刚才一样了。
「我们班的几个学生都和老师睡过的,因为想要争演出任务,你不这样做,根本轮不到你的。你不信可以回家问你的李平。」
我听到这,脑子都有些冲动了。
「那么你的第一次原来是和老师做的。」
「嗯。」
「在哪?是在学校里吗?」我继续问道。
「是老师带我去面试的那天晚上。」
「你说下去,我想听嘛!」
「那你可不能告诉张力和李平的!」
「嗯!」我答道。
她上下抽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,我配合着在下面也顶了几下。
「第一次去面试是到省城里去的,面试结束以后,回家的车已经没有了。」她看了我一眼,继续说道:「到了晚上,老师说他胳臂有些痠,让我去帮他按摩一下,而其实我是知道要发生什么事的,而且心里已早有準备。我们老师也长得非常不错,平时都是我们女孩子心中暗自追求的目标,所以我去了以后,根本就没给他按摩。」
灯光下,我看到她脸都红了:「开始我们只是说说话,但后来……他就搂抱住我,并把他的东西拿了出来。开始我毕竟有些害怕,他就耐心地安抚我,让我给他套弄,而他就摸我的乳房和下体。他的东西越撸越硬,我也给老师爱抚到有点想了,于是……我就和他做爱。」
「那么后来你有没有再和老师做过?」我问道。
「后来和老师也有做过,但是不多。第二次做爱时,我才感到下面好痛。」
我听了已经觉得非常刺激,在下面猛烈地抽插起来,冷艳也配合着我的节奏上下耸动……不一会,两个人又同时达到了高潮。
当我一觉睡醒时,已经是半夜了,我想我得回家,于是亲吻着冷艳的乳头摇醒她,她抱着我捨不得我离开。在送我到门口时,她再三叮嘱我,今天她讲的事绝对不可以告诉李平的。
最后冷艳还说了一句让我震惊万分的话:「你们家的李平,在我之前就已经和这位老师睡过了。」
本来,我今天是非常满足、非常幸福的,可……可被她的这句话一下子打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了,尽管是在炎热的夏天,但我走在路上却感到了寒冷。
我妻子一直告诉我,她的处女膜是锻炼身体时不小心弄破的,而事实上,在我们结婚以前,我已经光荣地和张力一样,被戴上了绿帽子。